今天很慘的不小心把老姐的兒子幹掉了。

 

事情是這樣的。

 

下午開上我們學校的小丘在高處找了個風景養眼的停車格,還是最邊邊的那格,開心地滑進去時「啪唧嚓嚓」一聲——輪胎擦到了路邊的curb——橡膠以我從沒聽過的語氣哀

於是,這輛被老姐呼為「兒子」的低調、黑色、超低、賽車型、二手Lexus、小轎愛車,在豔陽下對我虛弱地吐氣,眼看離陣亡距離不遠了。

我循著氣息找著它的傷口處,右前方的輪胎一個不起眼的小磨損。我捏了一下,好軟,看它的底部十公分都跟柏油路貼成一片了。我可以聽到它萬分無助地在殺人兇手面前,無處可逃,只能任由生命隨著胎氣往我臉上噴。

換作是人的話,肯定就是小說裡寫的朝目標肝臟開一槍,接著目標腰上的洞狂竄出黑血、他邊坐倒在路邊等待死亡慢悠悠走來。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