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交吧。」

不,她連這話都沒說,就消失了。

沒有誰在生誰的氣,沒有人做錯,她像是毅然決然退出我的生命——連一句話都不願解釋,只用無聲的敷衍刻出斗大的「再見」兩字。

「罷了。」我嗤之以鼻,書桌上散亂的紙張等著我餵食,可沒空處理無關緊要的雜事。

上次兩人好好聊天,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我不記得了,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妳們兩個到底是怎樣?整個氣氛超緊繃的。」小偉提到,我莫名的一揪。

「安怎?沒怎樣啊你為什麼覺得我們怎樣?」我翹著兩腳椅,晃啊晃的。

小偉嘴裡咬吸管,含糊不清:「沒啊就是⋯⋯妳現在都不會在她動態底下留言了,連讚都不按。」

「幹嘛這麼關注我啦,噁心。」我輕笑。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沒啊,什麼都沒發生。」

「說。」

「我很忙啦,要讀書啦讀書。」我翻出課本,接下來的時間就讓我自由沈浸。

 

有人說走出失戀只需11週的時間,不知道適不適用於友情的世界?

打開LINE,最後一次對話顯示是在兩個月前。

但是我連最後的對話記錄都懶得點開,似乎動根手指都嫌麻煩。

話說,我們那時究竟聊了些什麼?

哈哈哈哈看看我!連說過什麼話都忘了,那一定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嘛!

「沒必要花費腦力想那種事啦哈哈哈。」我打了個哈欠,真的累了。

 

被窩裡,我在睡前做最後的手機查看。側躺在床上,我的半個臉幾乎埋進枕頭。

最近的臉書實在風平浪靜,螢幕感覺缺少了點熱情。

臉書滑著滑著,突然看到那人的動態。

「刷新吧。」我呼出一口氣,重新刷了頁面。

巧的是,刷新後的第一個動態又是她的。

我只覺得很礙眼,卻不論怎麼刷都刷不掉。

「這個時段大家都不在線上嗎?怎麼都沒其他動態⋯⋯」我滑了又滑,網路跑了又跑,她的照片與文字依然掛在頂端。

⋯⋯過得還不錯嘛,那傢伙。

忽地,我的雙眼一陣刺痛,臉龐的枕頭有種潮濕的異樣感。

但我卻沒有哭過的感覺,並沒有眼淚滑下來的冰涼感,而且誰那麼幼稚會為了頁面更新不了而哭?

肯定是因為剛剛看到的網路小故事啦,一定是很感人很催淚,以至於枕頭不知何時濕了一片。

將手機丟在一旁,我在黑暗中張著雙眼。

像是忘了一件重要的東西,有個人的臉已經模糊,我卻找不出那到底是什麼。

 

或許⋯⋯「或許」只是我的猜測。

或許我很想問某個人,妳還好嗎?

 

 


 

p.s. 有彩蛋

p.s.2 抱歉在歡樂的聖誕季節送上不是很歡樂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漫.嗑書人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