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得這樣久/我才可以開始傷痛/緩慢地/繞這個房間一周」 -阿流〈漬物〉

他就快要忘記夏天的味道。

 

那時門外還種著羅爾喜愛的鳳凰木,如今已成斷枝殘幹,上次開花是四年前的事了。

氣候驟變,當土地再承受不了人類的負荷,地球成了死氣沈沈的荒漠,一座座臨時建起的氧氣製造廠效率極低,怕也支撐不了多久。

 

 

羅爾套上洗到變形的T恤和磨損嚴重的寬鬆牛仔褲,扛起鏟子便出門。

當他邊拍去沙粒邊走向巨大的枯老樹幹時,她已經在那等著。

「羅爾。」她叫道,頓時笑逐顏開。

羅爾緊緊抱住她,感受她的體溫在懷裡融化。她就像個天使。

「⋯⋯抱歉。」羅爾扶住她纖細的肩。

「怎麼?」

羅爾一臉歉然,看了看自己身上。但她只是微笑撫摸羅爾的臉龐。

有一瞬間,羅爾懷疑自己在她雙眼中,看到一絲難以解讀的悲傷。

 

 

地球異常悶熱,土壤因缺乏水分而龜裂,羅爾花了好一番功夫才鑿出一個洞。

吭!

鏟子敲到硬物,汗如雨下的他蹲下身,扳開擰成一塊塊的土塊,小心翼翼將一個十五公分大小的罐子取出來。

「塑膠真是不易分解的材料。」她迫不及待,雙眼散發光芒。

「但也因此能保存我們的夢想。」羅爾笑說。

十年前的夏天,他們一同埋下被稱為時空膠囊的冀望。

十年後挖出,重新提醒自己有些夢,無法遺忘。

 

羅爾撫去塑膠罐上的土屑,咬緊牙根,用勁扭開瓶蓋——啵!

他把罐口和大大的笑容朝向她。

只見她屏住呼吸,緩緩地,用顫抖的手指夾出那片泛黃的筆記本紙,慎重打開。

 

但她沒有唸出一個字。

紙失神墜落,揚起些微塵土。

 

她的衣領上一件小物體,在朦朧的陽光下閃爍一瞬。

羅爾伸出的雙臂愕然浮在半空中。

 

「羅爾⋯⋯」她摀住嘴,豆大的淚珠潸然而下,「羅爾,對不起⋯⋯我必須離開⋯⋯我必須走。」她捏起衣領上象徵最高待遇的徽章。

「什麼時候?」羅爾的心沈了。

「見到你之後。」

 

風陡然增強,羅爾怨恨跑進眼裡的沙子讓他止不住淚。她的身影不覺間失焦,被風帶走了,被沙塵遮掩至消失。

拾起墜地的紙,他看著稚嫩的字跡,無法克制地嚎啕大哭。

 


一輩子待在地球

安祺&羅爾

7.22.2069

 


那是一個注定被遺忘的美好夏天,注定背棄的約定。

但羅爾多希望夢是真的,這樣他最愛的女孩,就永遠不會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漫 的頭像
九漫

九漫.嗑書人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梨子桑
  • 好帥的一句話喔wwwwww
    那就是人類的未來嗎好可怕(x
    天阿羅爾這個名字好好聽
    老實說我有點看不懂(ry
    為什麼見到羅爾就要走
    可是那句 見到你之後 好有寓意(寓意個毛
    看不懂但是我知道很美(煩
  • 讓我來幫梨子解釋一下吧(推眼鏡
    女主之所以說見到羅爾後就要走 是因為她想在離開地球之前 再見羅爾最後一面
    就只是這個意思哈哈哈www

    寫得邏輯有點混亂真的很抱歉啊啊><
    我喜歡在短篇裡加一些需要特別注意的重要細節 真是寫作上的壞毛病(女主說她必須離開,而她衣領上的徽章是讓她離開地球的證明,那句「一輩子待在地球」則是讓整篇前後連貫的關鍵)

    總之 這是一個關於離別的故事

    九漫 於 2015/12/03 1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