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得這樣久/我才可以開始傷痛/緩慢地/繞這個房間一周」 -阿流〈漬物〉

在D.C.地方的現場爵士酒吧,他奪走了我的目光。

 

 

未滿21歲禁止進入,我們只好在光明的戶外找張桌子。店面是開放空間,一支當代爵士樂團自由把玩著雜中有序的節拍,跟首都的春天一樣生機盎然,卻不倉促。

Adams Morgan十九、二十世紀的建築在街道兩旁緊緊相連,漆成彩色的房子沒有油畫的凝重感,是水彩輕巧的光鮮亮麗。

我點了一杯柳橙汁,卻只顧著沒人注意時偷啜我媽的調酒。

 

大人聊起天就像與世隔絕,所以我抽出隨身攜帶的小說,感慨著這真是我夢寐以求的悠哉生活:聽著爵士享用陽光看著小說,完美,是吧。

「這本書非常好看,真的,我有個朋友看完之後看了下一本其他小說,他超級失望,因為完全無法相比擬。」他說,把我拉進他們的世界。

「那妳不要看下一本了。No。」老媽一臉義正辭嚴,「不要浪費時間在不好看的東西上。」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擠出一張梗圖也無法支援的臉替代回話。

 

 

「不要亂拍我啦。」老姐邊滑手機邊吸她的曼越莓汁。

「誰在拍妳啊,我在觀察妳後面的流浪漢,幫我擋一下。」

正斜前方獨佔一桌的長髮流浪漢腳下躺著證明身份的飽滿購物袋,桌上放著一只杯子,而我只是好奇他在看什麼書。

有時他的手指輕輕橫劃泛黃書頁,有時,他閉上雙眼,隨著爵士曲搖晃。

 

道上,嬉笑的時髦男女孩,手牽著手的同性情侶,路燈下因機緣而聊起天的街頭吉他藝人……這座城市裡有幾個人,就有幾種步調。

 

他選擇停下腳步。

一個節拍踏進同一個事件視界。

沒有刻意梳理的捲髮被音符撥動,一身乖乖牌運動裝出賣了他的年紀——正值好奇心最旺盛的時期。

說不上為什麼,我只覺得觀察他很有趣。

他倚靠欄杆,定睛會神地聆聽店內爵士團的演奏,像是在森林遇見糖果屋的男孩,目不轉睛,嘴巴還微張。

過了幾首曲子他才小心翼翼坐下來,就在流浪漢的對面。我偷偷打量他,但他實在太專注了,全然沒注意到兩公尺外鎖定獵物的視線。

服務生前來問候,他戰戰兢兢問能不能用手上那張卡付費,她說沒問題。

微笑著,我欣賞他不符合嗜酒年齡的青澀。

 

 

我們站起身。不知不覺音符已經倒數完午後時光。

進了計程車,我扭頭向後車窗。

只見那男生一手捧住瓶底、另一手手指輕捏瓶頸,鑽研著及視線高度的那罐啤酒瓶身。

這舉動讓我想起當時那些夜晚,下樓偷開一瓶啤酒會不小心開到泡沫泉湧而出,還會仔細研究廠商標誌的自己。

 

漸漸駛向市區,留在後頭的不知道是對理想生活的一角憧憬,還是偶然看到倒影的一幕瞥見。

我們持續前行。

我在看的那本書叫做"Middlesex",結果前幾天化學老師跟心理學老師看到我在翻,都跟我說他們也看過,還大力推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漫 的頭像
九漫

九漫.嗑書人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梨子桑
  • 這座城市有幾個人,就有幾種步調。
    這句話好棒wwwwww
    最後兩句話也超美的嗚嗚嗚////////

    我看到城市角落人的生活情形或是走在街上某種不經意的視線看到的畫面
    都覺得很美
    通常我都告訴自己可以寫下來
    但是啊哈哈可能描述能力不夠+回到家就忘了那些感動
    都沒寫下來就是(#

    恩亨,好愜意的感覺。
  • 哈謝謝>///<

    我通常都是在一個地方使勁感受著身邊環境(其實是很變態的在觀察其他人啦哈哈哈哈
    然後想著用文字的話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www

    九漫 於 2016/08/24 0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