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慘的不小心把老姐的兒子幹掉了。

 

事情是這樣的。

 

下午開上我們學校的小丘在高處找了個風景養眼的停車格,還是最邊邊的那格,開心地滑進去時「啪唧嚓嚓」一聲——輪胎擦到了路邊的curb——橡膠以我從沒聽過的語氣哀

於是,這輛被老姐呼為「兒子」的低調、黑色、超低、賽車型、二手Lexus、小轎愛車,在豔陽下對我虛弱地吐氣,眼看離陣亡距離不遠了。

我循著氣息找著它的傷口處,右前方的輪胎一個不起眼的小磨損。我捏了一下,好軟,看它的底部十公分都跟柏油路貼成一片了。我可以聽到它萬分無助地在殺人兇手面前,無處可逃,只能任由生命隨著胎氣往我臉上噴。

換作是人的話,肯定就是小說裡寫的朝目標肝臟開一槍,接著目標腰上的洞狂竄出黑血、他邊坐倒在路邊等待死亡慢悠悠走來。

真是可怕的死法,老姐的兒子在最後大概也是這麼想的。

 

基於我人生第一次很確實地幹掉了一個東西,無奈之下我只好從百寶袋掏出那張使用多次而泛黃折損的究極必殺————血繼限界通靈術!爸媽團!!(註:此術僅限當爸媽可開車迅速前來救援的情況下使用,且克拉消耗十分龐大)

當然,使出這招必殺技的我不止被老媽施以碎念機關槍轟炸,遠在台北的老姐也驚惶打了兩次電話來罵我,雖然第二通電話他邊囑咐我去車廠要幹嘛時好像邊吃著食物。

 

等到爸媽團前來幫我收屍時,卻發現我姐沒給他兒子配備jack,他兒子長太矮所以一般的jack還沒法用來頂屍體換上備胎,於是爸媽團立馬揚長而去、尋找合適的工具。

爸媽團終於再次出現,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這期間不少人聚集在道路另一頭,不是圍觀命案現場,而是拍美麗的夕陽和湖。我則想遍了人類可以殺死自己的一百二十種方法,包含看著一口湖水而死。

 

總之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以後不要這麼粗魯」-By老媽

想想也是,自己從來不是個溫柔體貼的人,總是壓榨別人的情感、以不近人情的手段與人玩耍;曾用詭異的遊戲惹火好友,也因好奇心像在發情期一樣惹毛學姊Y…………咳咳,但那都是不同的故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漫.嗑書人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