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夜晚在Milwaukee與數以萬計的人群在Veterans Park等煙火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坐在台階上,哆著,聊著,看著天空從彩暈變成烏灰。

人類真好滿足,其實全世界的煙火不過這幾類顏色、那幾把花樣,卻可以帶給人最簡單的快樂感。

或許是因為煙火來去得快,所以很難把眼睛的底片收成記憶,所以即使看過數十遍仍然覺得稀有。

 

煙火炸開的時候,話聲都停止了。

那時我真心覺得那片夜空是整個宇宙最廣闊、最美麗的劇院螢幕。把煙火想成平面的話,它們會造成華麗的前進衝擊感、像朝著你將你用花火包覆住,但在高潮點變成光鬚驀然殞降,接著一球球煙火分秒必爭地衝起,替代黑暗。

煙火不做眷戀,閃耀了湖面和人們,照亮前一刻的煙火骨架後也變成雲煙飄走。

我想看煙火最美好的事之一是看那道從湖面投擲的光,衝頭在半空減速然後隱形、爆炸前的那一那,還來得及許下那會是什麼樣的煙花的期望。

另一件看煙火最美好的,是和一大群人、認識與不認識,臉孔都被同一場夜明明暗暗地照耀著。全世界恍如再不需要言語,歷史中頭一次我們心知肚明是為了什麼而在這兒。答案,就在煙火裡。

 

美國中西部的夏天無比漆黑,此刻只要是任何發光的物體都好溫暖璀璨,包含拇指敲開、點燃那根大麻的打火機;被風吹落的火紅菸頭。

Milwaukee的「小時長」煙火雖是浮誇,但飽滿的四十多分鐘也是人間鮮少了。當下倒也不覺長,我們很認真地任瞳孔一縮一放,夜的寒、石階的不舒適,都不是那時候會去注意的事。

反而我想像起一個攝影師如果要想捕捉岸邊我們出神的明面和影子,他就勢必得背對著煙火。

 

我又想到關於看煙火最美好的一件事。

但我會把那個太易滿足的答案,只與屬於光的夏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漫.嗑書人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