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得這樣久/我才可以開始傷痛/緩慢地/繞這個房間一周」 -阿流〈漬物〉

目前分類:【語錄】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二跟十二都是特別的數字。

如果你流著淚,我就不會問超過第二次。數完第十二個星期,我也不會再想起某個人的名字(希望如此)。

二月是我生辰的季節,也是時間唯一的殘缺。

 

直到十二月,

就讓我做兩百四十日的告別。」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願

在星球倒掛的夜晚,不再一個人失眠。

忽然迷路的雨天,有人當你的屋簷。

學會在人潮散去之前,手牽的再緊一些。」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給學姊的畢業卡片上除了任明信的一首詩,也寫下:「每道鐘聲的裂縫之後,都是一片宇宙。」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點根菸,開罐啤酒,把肺吸得焦炭,把腦子喝壞;再連續吃三十個過期的鳳梨罐頭,失去聲音,說著過去的故事就不怕被誰聽見。」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在飄雪的一月某天,在手機筆記下:『這樣的雪最適合落在你的黑色大衣上,它很快融化。

找個昏暗燈光的室,就變成星星。』」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中上的心理學讓我印證,關於痛,我們只會記得很痛很痛的時刻和結束後似乎好很多的時候,也會誤算痛楚的時間長度。

但感覺上確實是很漫長的,而且就像從海中莫名其妙到了岸邊,怎麼開始、如何結束,驀然成為過去,只留下曾經告訴自己『不可能再開心起來了』這份模糊而堅定的意識。

 

友情、任何關係也是這樣。

在有機會好好記住前,就已經忘了她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416

「這學期學分爆炸,今天是印象中第一次看到夕陽,難得早些離開實驗室,發現太陽竟然還在。回到矗立湖邊的宿舍,看到被二月的異常高溫融化的湖面冰層坑洞坑洞的,像某個沒有人類的陌生星球。

走到一半,決定把很重的書包扔在冰上,逕自往湖中走去,不合時宜地想起Krzysztof KieślowskiDekalog第一集裡,那個墜入破掉的冰層而喪生的男孩。

湖上只剩我。新鮮冰水流淌,發出『濘濘濘』的聲音。那些顏色比較黑灰的區域,是不是代表冰不厚?

要記住這種感覺。

因為只有在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死的時候,才能證明自己還活著。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