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得這樣久/我才可以開始傷痛/緩慢地/繞這個房間一周」 -阿流〈漬物〉

片名:《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

片長:106分鐘

上映日:2017-07-13(倫敦)、2017-07-20(台灣)、2017-07-21(美國)

主演:(強大陣容,詳見維基百科

類型:動作、劇情、歷史、戰爭

短評:當今能拍出電影規模如此氣勢滂礡的導演,大概只有Christopher Nolan能做到了吧。很感謝他讓DunkirkHoyte van Hoytema的攝影、Hans Zimmer的配樂和音效團隊主導,不然再抓不住那個腔調我得一口氣買十張電影票。Nolan在Dunkirk中對戰事的描寫與觀察讓此作跳脫甚至超越他的以往作品,也可以說Dunkirk正式讓Nolan躋身當代及電影史最重要的導演之一。在Dunkirk的生活裡,陸地、海上、空中,戰爭的每口縫隙都是自己的一盤賭桌。命運的輪盤被神遺棄,但也不能擅自期望自己總是轉到幸運的那一邊。不能期望每個人都同樣能被拯救。我想這就是為什麼當結尾,Tom Hardy駕著失去動力的戰機在Dunkirk海灘上空滑行、遠離上千雙手的歡呼與生命時,是我看這部電影淚流得最慘的時候。那樣的滑翔無比的平穩,無比的寂寞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9 Tue 2017 11:25
  • 理想

從黃色牛皮信封裡倒出一片盒裝電影,郵遞公司的店員把它放在秤上,我心想他沒發現信封裡還有一顆去紐約市在美術館買的貓咪圖案別針。收件的人喜歡貓。店員把電影滑進信封、封起,我刷卡付費,印出收據後他告訴我要怎麼追蹤包裹進度。怎麼追蹤信封在哪呢,我把他的一串高科技唇語當作街口好心收下、過了轉角即刻丟掉的傳單。道了謝,只知道那個動作就是期限,而信封是永遠寄出了。

信封裡是給Y的生日禮物。

Y說過她很喜歡新海誠的《秒速五釐米》。在城市裡偶然的一間日貨小店看到《秒速》,我二話不說便結了帳,心裡想到的是Y說小時候覺得他們不在一起很可惜,現在卻覺得不在一起才是最好。

我不懂,要她解釋。得不到所以有很多幻想,回憶是會自己美化的。人會變。

我沒有再問什麼。以後這段話會是熱巧克力喝到最後一口,發覺殘留杯底的粉澱可可。最濃郁卻難獨自下嚥。

 

〈理想〉則是我寫在牛皮信封上的詩。詩如其題名,理想著有一天,我們都能是善良專情的人。然而當初也是因為對情慾的立場不同,才和Y有一場醜陋的架。可笑的,卻是寫著理想的我被彈出翹翹板的一端,在與Y密切交集的兩個月裡輕易地承認那理想的重量輕如毛羽。

因為翹翹板的另一邊坐著世界。寫給她的〈理想〉不過是祝福,堅貞,但太理想。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跟十二都是特別的數字。

如果你流著淚,我就不會問超過第二次。數完第十二個星期,我也不會再想起某個人的名字(希望如此)。

二月是我生辰的季節,也是時間唯一的殘缺。

 

直到十二月,

就讓我做兩百四十日的告別。」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願

在星球倒掛的夜晚,不再一個人失眠。

忽然迷路的雨天,有人當你的屋簷。

學會在人潮散去之前,手牽的再緊一些。」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給學姊的畢業卡片上除了任明信的一首詩,也寫下:「每道鐘聲的裂縫之後,都是一片宇宙。」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夜晚在Milwaukee與數以萬計的人群在Veterans Park等煙火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坐在台階上,哆著,聊著,看著天空從彩暈變成烏灰。

人類真好滿足,其實全世界的煙火不過這幾類顏色、那幾把花樣,卻可以帶給人最簡單的快樂感。

或許是因為煙火來去得快,所以很難把眼睛的底片收成記憶,所以即使看過數十遍仍然覺得稀有。

 

煙火炸開的時候,話聲都停止了。

那時我真心覺得那片夜空是整個宇宙最廣闊、最美麗的劇院螢幕。把煙火想成平面的話,它們會造成華麗的前進衝擊感、像朝著你將你用花火包覆住,但在高潮點變成光鬚驀然殞降,接著一球球煙火分秒必爭地衝起,替代黑暗。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很慘的不小心把老姐的兒子幹掉了。

 

事情是這樣的。

 

下午開上我們學校的小丘在高處找了個風景養眼的停車格,還是最邊邊的那格,開心地滑進去時「啪唧嚓嚓」一聲——輪胎擦到了路邊的curb——橡膠以我從沒聽過的語氣哀

於是,這輛被老姐呼為「兒子」的低調、黑色、超低、賽車型、二手Lexus、小轎愛車,在豔陽下對我虛弱地吐氣,眼看離陣亡距離不遠了。

我循著氣息找著它的傷口處,右前方的輪胎一個不起眼的小磨損。我捏了一下,好軟,看它的底部十公分都跟柏油路貼成一片了。我可以聽到它萬分無助地在殺人兇手面前,無處可逃,只能任由生命隨著胎氣往我臉上噴。

換作是人的話,肯定就是小說裡寫的朝目標肝臟開一槍,接著目標腰上的洞狂竄出黑血、他邊坐倒在路邊等待死亡慢悠悠走來。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點根菸,開罐啤酒,把肺吸得焦炭,把腦子喝壞;再連續吃三十個過期的鳳梨罐頭,失去聲音,說著過去的故事就不怕被誰聽見。」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聽音樂就得大聲到耳聾

看電影就看最難過的那種

渴望傷害自己所以殺了最愛的人

用極端的方式活著直到

世界再也無法

觸碰自己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給曾經愛過的

人就好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在飄雪的一月某天,在手機筆記下:『這樣的雪最適合落在你的黑色大衣上,它很快融化。

找個昏暗燈光的室,就變成星星。』」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中上的心理學讓我印證,關於痛,我們只會記得很痛很痛的時刻和結束後似乎好很多的時候,也會誤算痛楚的時間長度。

但感覺上確實是很漫長的,而且就像從海中莫名其妙到了岸邊,怎麼開始、如何結束,驀然成為過去,只留下曾經告訴自己『不可能再開心起來了』這份模糊而堅定的意識。

 

友情、任何關係也是這樣。

在有機會好好記住前,就已經忘了她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

 


文章標籤

九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